<xmp id="y448y"><menu id="y448y"></menu>
<xmp id="y448y"><nav id="y448y"></nav>

  • 企业文化

            郭占亭,现任长白山森工集团敦化林业有限公司石门子林场场长。男,汉族,50周岁,中共党员,大学学历,“吉林省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延边州第四届创业先锋”。
    他以场为家,把全部的心血和精力都放在了带领职工群众创业致富上,以职工集资入股的方式成立了全州林业第一个林场股份公司,4年来,利润分成每年以5%的比率递增。全场207户有206人投身创业,2012年全民创业总产值达1285万元,人均创业收入达1.8万元。

            2008年,郭占亭放弃了资源处处长的职务,主动申请来到全局第一个全面禁伐林场----石门子林场创业。他以“党支部+公司+职工创业户”创业致富模式,带领183名干部职工,以集资入股的形式,筹集60万元成立了全州林业第一个林场股份公司--石门子绿色产业股份有限公司(合作社),注册了牡丹江发源地“西北岔”商标,主要经营绿化苗木、特种种植、特种养殖、林产品加工包装等项目。4年来,绿色产业公司发展运行良好,2009年入股职工利润分成6万元,达股本的10%,平均每年以5%的比率递增。几年来,共培育各种绿化苗木8000多万株,引进8个品种、4000棵花卉,拥有针阔叶绿化及经济苗木30个品种、1000多万株,嫁接红松20000株,在六棵松基地建成180平方米满族风情园。目前,林场养殖黄牛300头,梅花鹿45只,森林鸡3000只,森林猪存栏达1000余头,猪舍总面积达3500平方米,森林猪繁育基地面积已达100,000平方米。季节性安置下岗职工40多人,人均月收入达2000余元。在他的带领下,全场207户有206人投身创业,2012年全民创业总产值达1285万元,人均创业收入达1.8万元。为了林场的发展,他率先垂范、殚精竭虑,每天总是第一个来,在林场一忙就是二十天,除局里开会外,他很少回家。一次有记者到林场采访,在场部没有找到他,记者便来到热火朝天的苗圃基地,经人指点,才知道那个身着迷彩工装、穿着褪了色的黄胶鞋、晒的黑黢黢的汉子就是被称为“郭黑子”的林场场长。

    一次,由于连日劳累,加上天气炎热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他,因为虚脱晕倒在劳动现场,在场的人都劝他休息几天,可第二天他又出现在了劳动现场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职工群众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上。在一次春季苗圃换床中,由于时间紧、任务重、劳力不足,林场领导班子决定,班子成员带头,在岗职工每人承担0.2公顷的换床任务。当老年协会听说此事后,自发地组织了20余名家属、30余名退休职工到苗圃参加劳动,年龄最大的80多岁,而且不要一分钱的报酬。郭场长劝老人们回去休息,老人们说:“林场就是我们的家,郭场长为了咱场子都累病了、累瘦了,大忙季节伸把手不算啥”。于是,苗圃地里形成了百人同心协力大会战的动人场面,仅仅用了3天时间,就全面完成了春季换床工作任务。2010年在岗人员人均累计献工达150个工日,而郭场长竟达210天,全场献工总工日3300个,仅此一项就结余成本10万余元。

    郭占亭在带领职工群众创业致富的同时,更关心民生。他带头捐款,开展捐资助学活动,为考入北华大学的孤儿李爽捐资3000余元。倡导建立起“爱心互助基金会”,已对3名生病住院的困难职工,救助1万多元。

    目前,石门子林场已发展成为集森林资源管护、营林生产、多种资源立体开发、苗木花卉培育、林业科研为一体的生态效益型林场,闯出了一条有木能生存、无木也致富的新林区建设之路。

     

    微信全视角
    【建党百年看林区】——踏遍青...
    2021-11-29
    诵红色经典 传林业新声
    2021-11-23
    长白山森工集团党委传达学习党...
    2021-11-21
    集团召开“两资两非”清理处置...
    2021-11-12
    【建党百年看林区】——我和亲...
    2021-11-08
    热点推荐
    “百年恰是风华正茂”——长白...


    集团简介
    长白山森工集团地处雄奇瑰丽的长白山林区核心区域,接壤朝俄、直面半岛,是全国五大森工集团之一,承担着吉林省60%的国有森林资源生态建设重任。集团总经营面积228.5万公顷,森林覆盖率92.99%,总资产108.46亿元,是集森林培育、林木加工、生态旅游、森林矿泉水、林下经济等多种绿色产业为一体的省属国有大型功能类企业集团。
       版权所有:长白山森工集团 Copyright 2014-2021 cbsg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ICP备案号:吉ICP备17004319号-1
    彩合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